佛系可爱ヽ(゚∀゚)ノ

为什么佣兵消失了?!
卡在楼梯里了!?
这是什么操作?

如果十三不做刺客了
(考试摸鱼产物

希望下一季快点出来

生日和婚礼,了解一下?

我是一名骑士,在刚刚过去不久的成人礼上,我收到一封邀请函,一封黑色烫金的邀请函,光是看信封就让人有种奢华神秘的感觉,然而信封上却只写了“安迷修先生收”,我对此充满了好奇,这会是来自一位贵族小姐的邀请吗?然而并不是,信里一位自称雷狮的伯爵想邀请我参加他的婚礼,婚礼时间竟然刚好是在我的生日!这使我很疑惑,我和这位伯爵素不相识,为什么会邀请我这个初出茅庐的骑士?
但出于自身憧憬的骑士道,我不好拒绝,所以我带上我的双刀骑上我的爱马就出发了,如同那封邀请函一样,那位伯爵的府邸也很神秘,在一座森林里,树木非常的茂盛,每棵树都如师傅曾带我游历时偶然见到的千年老树,这座森林应该是远古森林吧,像童话书中描述的那样呢,我心情愉悦的向森林深处走去,但没多久我便开始感觉后悔了,这已经是第三次回到自己做标记的地方了,我在这里完全没有遇到过人,甚至连一只动物都没遇见,可深林幽美的环境又让人驻足,这很奇怪,但我没留意太多,我现在心情很不好,我的爱马在我刚刚休息的时候逃跑了,我发誓我绝对将绳子绑好了,马儿性格经过驯服,一直非常温顺,但现在它跑了,留下我一个身穿着盔甲拿着双剑的骑士却没有马,我感觉自己仿佛是个小丑即将开始愚蠢滑稽的表演,幸运的是这里并没有人。
现在没了马又迷失在了森林,这已经不能再糟糕了,我怎么就这么倒霉呢?我抬头看了看天空中的太阳,现在应该是下午了吧。突然间,我看见了,一座城堡屹立在森林的深处!应该是那里没错了,我站起身来,拍了拍身上的灰尘,我想也许也并没有太糟,一扫疲劳,欣欣然地向城堡的方向走去。
谢天谢地,这里就是我要找的地方,我在快天黑的时候来到了这里,刚刚来的这城堡大门时其实我有种不好的预感,这城堡的历史应该不小了,从外面看来,墙壁被雨水侵蚀的痕迹明显上面还有不少的青塔,有种生人勿近的感觉,在我失望的准备回去时候,大门打开了,一位管家打扮的少年拿着蜡烛站在门边,他说“安迷修先生,欢迎来到这座古堡,我是这的管家卡米尔,请跟我来”,突然间的出现让我硬生生的吓了一跳,但我立马礼貌的回应,然后进入了这座古老的城堡,卡米尔他没有再说话了,只是安静的引路。
进入了城堡后,这里的一切都让我移不开眼睛,在围墙里面这座庄严华丽的城堡竟是被荆棘丛包围着的,绿丛中还盛开着许多鲜红的玫瑰,然后是花园庭院雕塑等等,华丽至极,这像极我小时候看过的童话故事,但可惜城堡里没有公主,我没理头的想到。
卡米尔带我去参观了我的房间,然后让我沐浴更衣后才引我见这座古堡的主人,说实话第一次穿这么华丽柔软的衣服让我有点受宠若惊,更意外的是,这衣服像是为我量身定做般,大小刚刚好,使用的花纹颜色都是我喜欢的,但很快我就否定了这不实际的想法,怎么可能呢?
梳理完毕后,我被带到了饭厅,见到了那位伯爵,长长的餐桌上,摆着蜡烛,鲜花和丰盛的食物他坐在主位上,示意我坐到对面的位置上,讲真这让我很意外,因为我没想到他会是个孩子,一个头还没到我肩膀的孩子,我隔着长桌小心翼翼打量着他,烛光打在他英俊的脸上,他优雅的晃了晃手中鲜血般红酒,我不得不承认这位小伯爵长的是真的好看,他看上去比起像一位伯爵,更像一位王子,我感叹的想到,这张脸真是能让男女为之向往的好看,甚至让我有了一瞬间的心动,那来自那双紫色的眼眸,远远的看着仿佛能人沉迷,但他眼中明显的笑意让我清醒,他是个无人管教的孩子,傲慢无礼,这是他给我的感觉,但接下来的相处又让我觉得我错了,“食物还合胃口吗?”他突然间的提问打断了我的思绪这位小伯爵与他的外貌相反,成熟稳重,温婉尔雅,知识渊博取代了我对他的第一印象。在晚餐后,他提议亲自带我参观了婚礼的布置,“很好吃,谢谢您的款待”我没有拒绝,我们一路走着,他一路细心的给我介绍着,有时还会问我的看法,我笑笑说“布置的非常好,无可挑剔,您的新娘可真是幸福呢”
他愣了下,看着我也笑道“是吗?那真是太好了”。他看着我眼神有种说不出的奇怪感觉,
更奇怪的是在我告诉他,婚礼时间正是我的生日的时候,他竟然一副我早就知道的样子。
我们一起吃晚饭时,我问他为什么要邀请我这个刚成年,还未获得任何勋章的骑士,他晃了晃指间捏着血红色的酒,笑了笑没说话,我也没再问了。伯爵提议让婚礼和我生日一起庆祝,我还是没有拒绝,不是我不想拒绝,而是拒绝的话到嘴边是却变成了答应,我也不好扫他的兴致就没再提了。被邀请住下了一段时间,我觉得我还是没能摸透他,我对他充满着疑问,他从不离开这里,并且只在晚上出现,城堡里仆人也是,虽然这对我来说并没有什么影响,我充满着疑问,但我的直觉告诉我,还是不要知道的好。
婚礼就在明天了,我的生日也在明天,今晚是我留在这座城堡的最后一晚,明天我就要出发回到我的故乡去了,我想睡个好觉,但没能如我所愿,现在我像犯人似得被关在房间里,我不知道哪里冒犯了他,我印象中我只是说了“真希望我也能给未来的妻子一个这么美好的婚礼。” 刚刚还是一副温柔的笑容的他突然充满了怒意,然后等我反应过来就已经被他关了起来,从我被他关在这房间开始,我感觉他真实的面孔才出现,他是个恶党,不折不扣的恶党。
已经不知道是几点了,他来到了我面前,他一边冷冷的看着我,一边说:“亲爱的安迷修骑士,明天,婚礼就要举行了,抱歉对你动粗了,我知道你想要提前离开这座城堡,很不巧的是,你可能要等婚礼完毕后才能离开,今晚我要先去完成一些重要的事情。明天当你离开的时候我可能无法给你送行,我很抱歉,但是你的一切行程都已经准备妥当。明天我的马车会来接你,并把你送去附近的镇上,你可以在那里找到新的马,然后你就可以回你的故乡了,所以你意下如何?”如果不是他把我关起来,我肯定觉的他还是之前的伯爵,待人温柔,体贴周到,但事实相反,他是个不折不扣的恶党。
我很怀疑他的说法,并决定试一试他的诚意,把诚意这个词和这样一个恶党联系在一起简直是对这个词语的亵渎,于是,我直接了当的问他:“我为什么不能今晚就离开?”我不觉得他真的打算放我回去,我的直觉很准,他在忽悠我,他不可能这么轻易的放过我的!
“因为我的车夫和马车外出执行别的任务了”
“但我乐于徒步走一走,我想立刻出发”
他微笑着,我知道在那样温柔,安详,恶魔般的笑容背后隐藏着阴谋。
“你就这么想离开吗?”
“是的,亲爱的先生,我想立刻出发”我回敬他一个微笑说道。
他站起身来,谦恭而温柔地对我说话,我不禁揉了揉眼睛,这看上去太像真的了。
“跟我来吧,安迷修,希望你不要后悔你的决定。”带着堂皇的严肃
此时城堡里只有我们两个,偌大的走廊里,只有数不清的蜡烛在摇曳,令人毛骨悚然的感觉,他举着灯,领着我走下楼梯,穿过大厅。他突然停住了脚步,像个发现了什么好玩的孩子。“听!”
一阵狼嚎仿佛近在眼前,那声音几乎就像是随着他的手掌抬起而出现,就像一只辉煌的交响乐在指挥棒下跳跃。片刻的停留后,他走到了门边,拉起笨重的门栓,解下沉重的铁链,打开了大门。
让我吃惊的是,我看到门没有上锁。我抱着疑惑偷偷观望了一下,但是没有看到任何样子的钥匙。
当大门缓缓打开时,狼群的嚎叫越来越响,越来越充满愤怒,它们张着血盆大口,露出急不可待的牙齿,每当它们跳跃的时候,锋利的爪子都会伸进打开的大门里来。我知道这时候和恶党斗嘴是无济于事的,在他的这些同党面前,我无能为力。
但是门还在慢慢打开,恶党站在打开的门缝中。突然,我意识到,他在威胁我,我要被送进狼群里,还是在自己的强烈要求之下。我知道他肯定从中能够获得极大的恶作剧般的快感,就在最后一刻,我后悔了,我大喊出来“把门关上!我等到明早再走。”我用手捂住脸,不想跟这个恶党说话。
他手臂一挥,门就关上了,沉重的门栓落回原处,发出的声响在整个大厅回荡。
他将我送回我的房间,一路上我们一言不发,我回到了自己的房间。我最后一眼看到他,他正向我飞吻,眼中闪耀着得逞的光,那抹笑容,如同孩子般只带着单纯的喜悦,仿佛刚刚那个恶党不是他。
当我回到房间准备睡觉的时候,我听到了门口有人交谈的声音,我轻轻的走到门边,仔细的听着。除非我的耳朵在骗我,我肯定我听到了恶党的声音。
“我已经送新娘回房了,不用担心,现在重点是明天晚上我的婚礼,我希望毫无差错,你们懂我意思吧?”
我回到床上,还没有从那句话中回过神来,他口中的新娘是我?我是男的啊!不对,他如果是个变态呢?
不行,我要逃跑,我不能坐以待毙。
我只睡到黎明前一会儿,醒了后,我察觉到了空气中微妙的变化,知道早晨来临了。随后,传来公鸡的打鸣声,我觉得我安全了。这里的人只有在接近晚上的时候才回出现,我高兴的打开门,奔跑着下楼来到大厅,我看到大门没有上锁,现在,逃跑的机会就在眼前。我的双手因为极限盼望而发抖,心跳开始加快,只要出了这道门我就自由了!
我解开了铁链,但是大门,一动不动,绝望再次抓住了我。我一次又一次地推着门,使劲的摇晃它,他还是纹丝不动,只是门上的窗户沙沙作响。我看到们栓被插上了,在我回房之后,大门被锁上了!
我看着门开始出神,紧跟着,一股疯狂的念头驱使我无论冒多大的风险都要拿到钥匙,随后我决定偷偷进入他的房间。他可能会杀了我,但现在看来,死亡是一个比较快乐的邪恶选择。我毫不犹豫的奔向他的房间,悄悄的进入。房间里面空无一人,这正是我所期望的。我到处都找不到钥匙,但是房间里有好多金银珠宝和船模。我通过房间拐角的小门,走下盘旋的楼梯,穿过黑暗的过道,来到一个的小礼堂。我现在已经很清楚在哪里能找到那个恶党了。等我看清了环境后,我愣住了。
那个硕大的棺材在告诉我,那个恶党的身份,冷汗不知何时打湿了我的头发,这使我看上去像受到惊吓的小鹿,但已经无暇顾及了,原来自己是被吸血鬼还是吸血鬼中的伯爵看上了吗?自嘲的笑了笑。然后,慢慢的靠近那口棺材。
棺材盖是虚掩的,没有盖严实,钉子还留在上面,可能准备随时把棺材盖钉回原处。我知道我想找的钥匙就在里面,所以,我打开了棺材盖,随后我看到了令我灵魂都充满恐惧的一幕,棺材里毫无意外地躺着他,但是现在的他不再是个孩子,而是一个成年人,一个看上去比我还高比我强壮的成年男子,他的容貌更让人为之倾慕,他看上去像个被上帝宠爱的人,拥有一切令人向往的美好,我再次有了丝心动,但他的嘴巴比平时还要红艳,因为嘴唇上沾着几滴鲜血,正从嘴角滴落,流过下巴和脖子。看来这只他刚刚饱餐了一顿鲜血,再心满意足地躺在那里睡觉。外貌再美,他也还是吸血鬼,下一个被他吸干血很可能就是自己!
下定决心后,我俯身弯向他的时候还是不禁发抖,每碰他一下,身上的每一根神经都在颤栗,但我必须找到钥匙,不然我还可能要成为他的新娘!想到这我加快了寻找的速度,我全身都趴在了他的上面,这像一对情人才会做出的姿势,我却感觉不到甜蜜,我的手一直摸着他的身上的口袋,我发誓我全都搜过了,但就是找不到那把钥匙。随后我停了下来,我感觉有一道目光一直盯着我,他是醒着的!?我抬头看着他的脸,他的嘴角挂着一丝嘲笑,几乎要让我发疯了。他是醒着的!他用他好听的声音说了句“生日快乐!”
我想了想,接下来应该干什么。但是我的大脑好像结冰了,我傻傻的看着他,感觉他的双手正在慢慢地抱着我的腰。我全身紧张到极致,他将头靠在我脖子上,我感觉有什么尖尖的东西在磨蹭我的动脉,在我以为他要吸我的血时,他说“我有点迫不及待想吻新娘了!”
我是一名骑士,昨天刚刚过完生日,然后已经是已婚人士了,虽然是被逼的,然后除了骑士的身份外,我还多了个伯爵夫人,古堡的第二位主人之类的身份,这是来自某位臭不要脸,拐带人口,强女干,逼婚的伯爵的礼物。虽然我一点都不想要就是了,但是我...
“大晚上的,睡什么觉呢!我们做些有益身心的成人远动吧!”一双手环住了我的腰,我瞬间落入了一个温凉的怀抱“不要!”我抬头45°望月亮,感叹到,我怎么就栽在了这只老妖怪的手里呢?现在后悔还行吗?我不过生日了,我的pp好疼,我的腰好疼...

对不起漫子老师😢😢😢士下座
刚刚才上乐乎,所以现在才知道自己干了什么蠢事,原本想试试打赏功能,给漫子老师献出第一次打赏,没想到打赏会再次审核😞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的原因,但现在车车也被删了😞超级难受,罪恶感一直上涨,感觉可以去死一次了
漫子老师那篇车真的很棒,非常的喜欢,现在可能因为这个破打赏功能,和傻不辣鸡的我被删了,导致不能回看了,一些新进的萌新看不到车车,哭死在厕所,打爆自己的头,😢已死谢罪啊
发这个是为了向喜欢的漫子老师,和各位道游道歉,自己过不了心里那条坎,(我还是觉得已死谢罪比较好😞)然后给和我一样傻的小伙伴,提个醒,打赏功能会再次审核的,不要给车车,打赏,不然就会像我一样😥😥😥我已经不敢打赏了
还有谢谢这位道友,不然我还不知道自己干了什么蠢事😥

愚人节快乐( •̀∀•́ )
@不食果少女。 ☜和这个傻孩子做的(๑•ั็ω•็ั๑)小小的自娱自乐,勿喷